正声乐器
销售咨询
正声乐器
碧泉二维码
正声乐器
微信二维码
正声乐器
微信二维码
正声乐器
天猫旗舰店商铺
 
页面版权所有: 扬州市正声民族乐器厂 苏ICP备05007158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扬州

关于“托”、“擘”的运动肌

浏览量
【摘要】:
一、关于“托”的运动肌  何文在第七页倒数第七行中讲道:“托时,就要使手肌外侧群的拇短屈肌(不再是拇指展肌一一笔者注)、拇对掌肌和拇收肌的收缩,以及拇短展肌的放松来完成。拇短屈肌、拇对掌肌和拇收肌的收缩力就是演奏时的动力(弹拨力)”。  不知为什么,原本属于外侧群、却被何文无辜炒了鱿鱼的“拇指短屈肌”,在这里突然被悄无声息地“落实了政策”,而且未公开宣布平反就直接安排进了外侧群上了班,与拇对掌肌、
  一、关于“托”的运动肌
  何文在第七页倒数第七行中讲道:“托时,就要使手肌外侧群的拇短屈肌(不再是拇指展肌一一笔者注)、拇对掌肌和拇收肌的收缩,以及拇短展肌的放松来完成。拇短屈肌、拇对掌肌和拇收肌的收缩力就是演奏时的动力(弹拨力)”。
  不知为什么,原本属于外侧群、却被何文无辜炒了鱿鱼的“拇指短屈肌”,在这里突然被悄无声息地“落实了政策”,而且未公开宣布平反就直接安排进了外侧群上了班,与拇对掌肌、拇收肌一起承担起“托”弦的工作来。通过前述的分析我们知道,“托”弦的工作是单独依靠“拇短屈肌”完成的,而“拇指对掌肌、拇收肌”如果不参与工作对“托”弦起不了任何作用,如果参与工作则只能起破坏作用。对于这两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又像“官僚”又像“内奸”的家伙,何文不知为什么执意要给它们分一杯羹,将只应属于“拇短屈肌”的荣誉,算作三者的共同功劳。
  二、关于“擘”的运动肌
  在讲到“擘”的运动肌时,何先生写道:“托时……拇短展肌被拉长,其张力即成了托指的阻力。而劈(擘)时,则完全相反,拇短展肌的收缩力就成了动力,而拇短屈肌、拇对掌肌和拇收肌被拉长”。
  在这里,何文又把“拇短展肌”作为“擘”的动力肌和“托”的对抗肌。然而通过前述的分析我们知道,“擘”的动力肌实际是“拇短伸肌”,只有它才和“托”的动力肌“拇短屈肌”构成相互对抗的配偶肌。然而,何先生却硬是把这一殊荣授予了不相干的“拇短展肌”!那么“拇短展肌”的收缩使拇指产生的运动对演奏有什么作用呢?
  在钢琴的演奏中,拇短展肌和拇长伸肌构成配偶肌,分别作为屈、伸拇腕掌关节的动力肌和对抗肌:“拇短展肌”负责大拇指的击键动作,“拇长伸肌”负责大拇指的抬起动作。但是,在古筝的演奏方法中,在采用河南筝派的扎桩弹法进行“托”“擘”时,“拇短展肌”除了固定掌指关节外,没有什么实际的作用。
  由此可见,功过不分、奖罚不明,张冠李戴、乱点鸳鸯,是何文主宰的演奏力学“世界”中分配制度的一大弊端。
  以上仅是对何文在解剖学方面存在的诸多问题中的部分问题提出的质疑,在力学与声学方面,何文的论述更是乏善可陈,存在着不少值得商榷之处。例如,运用求解力矢量的分力与合力的平行四边形法则,来说明有效弹拨力方向的正确性,不仅过于繁琐,而且由于所使用的十字座标图、求证方法等存在的常识性错误(这些错误任何一个中学生都能够指出来),以至于连物理学的行内人都难以看明白;对连自己都承认“稳度大、演奏时各指最灵活(特别是“快四点”技法)”、“摇指力度大、容易掌握、收效快”的“歪戴指甲斜弹筝”的弹法肯定在前,否定在后(“对蒙古筝来讲是完全正确的”--意即对其他筝不是完全正确的);在讲述音色时,只罗列了部分偶次泛音而忽略了奇次泛音和其他偶次泛音;断言“钢琴内的击弦榔头也都在弦全长的1/8处,这样可求得弦振动的最佳音色”(事实上我们知道,钢琴击弦榔头的击弦点并不在琴弦的1/8处,而是在1/7处)。凡此种种,不一而足,由于篇幅关系,在此就不一一赘举了。
  笔者认为,何先生能够在十几年前就关注到解剖学、力学、声学与古筝演奏的关系,并试图运用上述边缘学科的一些原理来阐述古筝演奏的方法,是令人赞赏的。但是,由于何先生在还没有完全弄明白所引用的有关解剖学、力学、声学的一些概念在名称、内涵、机理、功用等方面的常识性知识的情况下,就将这些概念无逻辑地拼凑在一起,建立起了千疮百孔、摇摇欲坠的“筝的演奏力学”的大厦。其“筝的演奏力学”存在的诸多演奏力学问题,构成了一个个早晚会造成其“筝的演奏力学”大厦坍塌的难以治愈的致命隐患,而站在这座“危房”上面的何先生和站在“危房”下面的许多仰视着它的学习者对这些隐患却还浑然不觉。笔者希望通过此文提醒“危房”上面和下面的人:危险!
  当然,这只是笔者的一孔之见,谬误之处,还请何先生拨冗指教。